金玫(优秀中青年中医师)

发布时间:2010-10-26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    

    金玫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,吉良晨老中医的学术继承人。兼北京中医药会内科专业委员会委员、北京中医药学会临床药学专业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市药品不良反应专家委员会委员、北京中医药会第九届理事会理事、北京中医药会心血管专业委员会委员、中国医促会中老年保健专业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。
    1.擅长治疗心血管疾病。在继承老中医经验的基础上,运用中医预防保健理论和整体观念,采用以人为本的个体化诊疗模式,提出心衰患者的全程治疗理念,将中医药治疗渗透到心衰患者急性期、发作期、稳定期、康复期、巩固期的五期治疗,指导心衰患者的康复训练、饮食、生活,致力于提高心血管患者的综合抗病能力、自身机体恢复能力和改善生活质量。 
    2.继承吉良晨老师养生保健的学术体系,运用中医药理论,开展对心血管疾病患者的防病、健康教育,指导患者合理用药。
    3.运用中医药防病的学术思想,提倡“治未病”,用中医药对人体的整体调节,改变身体的亚健康状况、不适宜状况,预防疾病,减少疾病。

    金玫同志自1983年来到北京中医医院后,从事中医急诊工作2年,病房临床工作20年。1994年以来先后担任心内科副主任、心内科主任、大内科副主任、大内科主任等职务。20多年来运用中西医理论治疗心血管内科患者,独立组织及参与各种科内外大小抢救数百人次,尤其是对急性心梗、急性左心衰、急性肺水肿、顽固性充血性心力衰竭、急性冠脉综合征、恶性心律失常等心血管急症的抢救,成功率在90%以上,使我院心内科急性心梗的死亡率一直低于北京地区协作组的水平。在科内积极采用中医综合治疗,如气功仪、穴位照射、针灸、耳针、外用药治疗、饮食疗法等治疗手段,治疗胸痹、真心痛、肺热病、肺咳、心动悸、不寐、风眩、心衰、肺心病等中医病证,并取得了满意的疗效。坚持定期出门诊、查房,参加院内外的会诊工作。主动学习和追踪本专业的新进展、新知识、新技术,随着心血管临床指南的不断问世,大胆及时将新的指南、治疗方法引入临床工作中。较早地提出心衰患者的全程治疗理念,从心衰患者的药物干预、中药调理、心理治疗、康复、饮食、生活指导等全方位地进行医疗,建立了心衰患者的信息库,开展了网上咨询服务。率先开展了“急性心梗的静脉内溶栓治疗”、“多巴酚丁胺心脏负荷试验”,较早地在中医医院系统内开展了心脏起搏器的安装、冠心病的介入检查、床边血液动力学监测等心内科高风险工作;并将中药治疗引入其中。引进了快速血清肌钙蛋白T、肌红蛋白的检测方法、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等先进方法,大大提高了心梗和高血压病人的检出率,尤其是对中药降压作用的评价,有了定量的依据。制定了急性心肌梗塞、冠心病心绞痛、高血压病、充血性心力衰竭、糖尿病等疾病的临床诊治规范。使心血管内科临床医疗的诊断、治疗水平不断提高和完善,跻身于北京三甲医院的治疗水平,同时也带来可观的社会和经济效益。心内科病房年收治住院患者平均600人次左右,急危重症患者占住院患者的80%左右,病房使用率达98%,患者平均住院日16天左右,医疗效率名列医院之首,所在病房连续10年获医院先进称号。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,负责全院职工人员培训,并带队进驻佑安医院,参与“抗非”医疗,获市卫生局、院抗非优秀党员的光荣称号。20年来始终坚持中医药的临床应用,总结了冠心病、急性心梗、高血压病、高脂血症、糖尿病、胸痛等病证的中医治疗,采用对症论治、对症辨证论治、对症辨病与辨证论治相结合,针对不同患者采用不同治则,取得了满意的疗效。

    她耐心、热心地为患者服务,时刻为患者着想。在外出学习期间,主动把出诊时间改在周末;对路远、行动不便的患者,为他们提供加号,让患者放心,因此上午门诊时间,经常看到下午1-2点;患者就医时取药钱不够时,为患者提供药费;有些患者不能长时间等候,就让患者中午或是早上7:30时左右来就诊。为了患者提供开通24小时开通,增加了患者的安全感、随时随地可以与医生联系。在为患者诊治过程中,不但将目前医学方案告知患者,征求患者意见后,还帮助患者选择比较适宜的方案。同时根据患者的情况,进行健康教育,不厌其烦、反复告诫患者改变不良的生活陋习。从医20余年,耐心、细致、周到的医疗服务,深得患者喜爱,有的患者跟随20年,从本人就医,到全家人老少三代人的医疗保健,与患者建立了和谐、良好的朋友、好友关系,从未发生医疗事故。

    金玫同志虽然长期从事繁忙的医疗工作,但仍然积极参与主持了多项科研工作。80年代她开始参加“中医泻肺利水法治疗心力衰竭”等市科委、市中医局课题3项。90年代负责并参与完成“三参通脉口服液对缺血性心脏病的临床观察及实验研究”等市科委课题5项,获三等奖2项,二等奖1项;组织科内参加国家“八·五”攻关课题“稳心冲剂对急性心梗心律失常临床研究”、“急性心梗多中心临床试验”等临床研究3项。97年拜师于著名老中医吉良晨,从事中医继承及整理工作,整理老师“藏象”、“养生气功与精气神”、“论脾胃病临证用药”、“形意真义”等手稿及讲稿近10万余字,并将老师多年应用治疗男性不育的“十子育春丸”从临床研究与实验相结合,中医辨证与精液常规相结合,多层次、多角度、多手段地探讨其作用机理。20年代负责组织科内参加胡大一教授主持的“速避凝用于急性心梗溶栓后辅助治疗的研究”、中国医科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与英国牛津大学共同组织的“第二项中国急性心肌梗塞的临床治疗研究”等全国多中心、大样本、随机的临床试验3项。发表学术论文12篇,加学术会议交流学术论文10篇,组织及参与编写“疑难病中医治疗及研究”等医学著作6部。目前承担了国家科技部“十五”攻关课题、局级课题、首发基金课题3项。

    她热心培养年轻中医人才,承担了北京中医药大学本科生、首都医科大学北京中医药学院本科班、研究生班、北京市中医研究所研究生临床课程的授课;日本株式会社中医内科的临床教学;承担了历届中医药学院、针灸骨伤学院等本科生、专科生的临床实习工作。1995-1997年组织了河北省3期心血管内科进修班的进修工作。2003年始承担北京中医药大学本科生、首都医科大学研究生课程。2004年获首都医科大学优秀教师称号。

 

她给患者开“菜单”——记北京中医医院记心内科主任医师金玫

    71岁的鲍大妈患有“冠心病心绞痛、高血压病、高脂血症和糖尿病”,这天她从首医大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心内科11诊室出来,手里拿的除了药方之外,还有一个特别的单子,鲍大妈形象地称之为“医生下达的圣旨”。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:

阿替洛尔(又称氨酰心安),6.25mg(半片),早晚各一次;

阿斯匹林,75mg(3片),每日一次顿服;

舒降之,20 mg(1片),晚饭后服......

    谈及为什么要给患者开“菜单”,金玫大夫说:患冠心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的大多数是60-70岁的人,老年人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记忆力差,刚才听得还明明白白的呢,出了诊室门就忘了。另外,咱们国家的药品名称还不规范,商品名、化学名很乱,不是一个厂家生产的,即使是同一种药就有可能药名不同、剂量不同,再加上老年人往往同时患几种疾病,需要联合用药,一次就可能口服七、八种,也实在难为了患者。

    “给每一位患者开一份“服药菜单”是很费时间的。”记者说,金大夫点点头,说给第一次就诊的患者看病开“菜单”尤其费工夫,自己看病也确实比较慢,20多个病人经常要看到下午一两点,饿得肚子咕咕叫。不仅要给患者开“菜单”,还要给患者讲清楚正确服药的道理,比如说拜糖平必须在每顿饭吃第一口饭之后服用,饭后服用就没作用了。就好像两个人前后脚进一间屋,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,第一个人抢先坐了,第二个人就没得坐了,拜糖平就是在和饭抢那把椅子。患者一旦明白了科学服药的道理,其实是很听话的。

    金大夫认真负责、细心耐心是出了名的,这不仅提升了疗效,也为她赢得了大批的“回头客”。有一对心脑血管病的老夫妇,他们只要一生病就去找她,后来有许多不是金大夫看病范畴的,老俩口也要找金大夫。有一次老太太发高烧,本应看急诊,可老太太一定坚持非金大夫看不可。对于这对老夫妇的做法,金大夫并不支持,但从患者固执地对一个大夫说“我相信你,就只找你。”这句话中,我们却不难看出病人对金玫主任医师发自内心的信任和依赖。

大发三分彩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