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企業文化 > 文學苑 >

文學苑
  • 第一個五年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29 15:35:31  來源:廣西路橋工程集團有限公司  點擊數量:
  • (道橋分公司 楊秀珍)
     
        八月終結,九月起始,長夏遠逝,涼秋漸至!
    清溪流過碧山頭,空水澄鮮一色秋,樹樹秋聲,山山寒色。蟬吟秋色樹,鴉噪夕陽沙。
        八月尾聲,我去見了大學畢業時一起求職的老友,那天陽光明媚,空氣潮熱。走進咖啡廳,她早已靜坐等候,立于身側的燈下,雙目對視,燈光搖曳,撒過她的臉,一半明亮,一半昏暗。她口紅的顏色很明艷,丹唇微啟:“好久不見,這五年,你過得好嗎?”片刻的恍惚,我不由得反問一句:“有五年了嗎?”她撇嘴笑著,我在她眼睛里看到星辰靜靜閃爍,想必她現在擁有的都是她想得到的吧。彼時的我,竟有點手足無措。
        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。

        五年,時至今日約為生命中六分之一的時間,生活是部曲著,喜怒哀樂摻雜其中,或欣喜,或抉擇、或掙扎、或忍耐,但一直都相信,流年笑擲,未來可期。

        2014年10月,我加入永鹿1標項目,這是我認識廣西路橋的窗口,它是一個二級路項目,經理部駐扎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里,辦公室、員工宿舍、食堂是由兩棟矮小的毛坯房構成,配置非常簡單,唯一奢侈的地方就是辦公樓前臨時搭建的一個不符合國標的籃球場,那是大家唯一的娛樂場所。二級路項目路線長,征拆難度大,效益并不好,大家領著基本工資,雖然收入不高,但是年輕人生性樂觀,老一輩沉穩淡然,覺得沒有什么困難是克服不了的,項目氛圍出奇的好,日子悠閑自在,是真正的“窮開心”。當時的我并沒領會到所謂的輕裝上陣、歲月靜好,其實是有人在前方隱忍負重,直到我轉場南寧市政獨當一面的時候,我才真正明白“有些風雨只能你一個人走,沒有人能一直為你遮風擋雨”這句話的意義。
        在市政項目工作的兩年時間里,經歷的事情有好有壞,成長的路上荊棘叢生,很多事情我都想不通,那些偷偷掉過的眼淚,都是成長的代價。業務不精,不善交際,方式方法不對都是絆腳石,很難做到盡善盡美,前輩曾寬慰我,只要盡心盡力,哪怕結局不完美至少也無愧于心,那些打不倒你的過去,終將會讓你變得更強大,很感謝這一路上遇到的人,讓我在極度懷疑自己的時候,贈予我理解、支持和鼓勵。還有那個在我迷茫無從下筆寫會議紀要時專程趕來我們項目,一句一段教我歸納總結,反復斟酌每一個詞語用詞的同事,隨著年齡的增長,其實很多事情已經記不清了,但暖心的事情卻記得很深刻,能沖淡籠罩在心中的烏云。
        這五年來,見識了很多優秀的大神,待人隨和,處事大氣的蒙牛書記;做事講究效率、雷厲風行的陳月婷;態度嚴謹、兢兢業業的吳波;嚴格自律、精通業務的鄭家琪。這些人所處的不同崗位,身上各自有閃光點,可惜我不才沒學到他們的三分,要不然我這五年里肯定過得更加精彩。
        走過五年,能從這個時間跨度中看到分水嶺,我還在原地踏步,偶爾在鏡子里面,和舊時光相遇,望著鏡中的自己,久久失神。我想起五年前,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,曾經以為可以在激烈競爭中學會游刃有余,笑傲群雄,殊不知,其實在塵世中浮沉不變色,在眾生中穿梭不迷失才是最好的,一切隨心,簡單就好。或許較之以前,我更成熟些、淡然些、瀟灑些,曾經的誤解,嘲笑和攻擊都已經可以自己消化,化作一縷煙,隨風飄散。
        余生的長度,還能夠用幾個五年來丈量?在廣西路橋的這些日子里,與之交匯或許只是零星幾點,這些點甚至串不成線,更連不成面,那就努力在下一個五年里留下些美好的痕跡,新柳南9標是一個充滿斗志和遐想的地方,這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,期待點串成線,線連成面,所有的經歷在時光里慢慢知味,在歲月里緩緩沉香。
        一簾風,一草黃,一葉知秋,一夜寒涼。窗外驟然下起瓢潑大雨,行走的路人猝不及防地撐開店門,涼風陣陣,風鈴清澈,她喝了口檸檬水,轉而望向濕漉的路面,又轉過頭來對我說:“沉下心來,專注當下,時間會給你最好的答案。”隨后撐開傘,高跟鞋踩在水花上,身影消失在街角。隔著玻璃,我看著雨慢慢變小,直到恢復晴空萬里,心情豁然開朗。下一個五年,我會去自己想去的遠方,不必等萬事俱備,不再等時機成熟,當下就是最恰當的時間;我會去見自己想見的人,不必猶豫不決,不用瞻前顧后,所愛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;我會去試自己想試的事,不會畏畏縮縮,不再徘徊不前,善待自己,開始新征程。我沒有辜負歲月,相信歲月亦不會辜負我。

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誠聘英才|網站地圖|在線調查
辽宁体彩网-欢迎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