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企業文化 > 文學苑 >

文學苑
  • 我很丑,但我很溫柔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29 15:33:21  來源:廣西路橋工程集團有限公司  點擊數量:
  • (黃麗萍 文)
     
        “我很丑,但我很溫柔。”地鐵上,一位男士對著依偎在他懷里的女士說道。話不是對我說的,但卻有著特殊的魔力,猛然將我的思緒拉到遙遠的記憶中去。
        那是十幾年前西北的一個小城,天水的夏天雖不及南寧的夏天炎熱,但三伏天的烈日依然讓人望而生畏。馬路邊的柳樹低垂著頭,洋槐樹也似乎跟艷陽在慪氣,憤然將自己的臉背過去。整個街道上都沒有人的影子,大家都在自家屋里納涼去了。
        “我很丑,但我很溫柔。這句話什么意思啊?你們誰說對,就給誰吃。”媽媽念著“黑皮”雪糕上的這句廣告詞,認真地問我和弟弟。弟弟生性靦腆,又不善言辭,這時,我便說:“就是一個丑八怪,說自己很溫柔。”媽媽看著我和弟弟急切的眼神,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,說:“就是人不可貌相,就像這個‘黑皮’雪糕,外表看起來黑黑的,但它心是白的,你不能因為它外表黑就說它不好吃,對不對?”我跟弟弟像撥浪鼓似的猛點頭,但眼神卻死死的盯著媽媽手里的“黑皮”雪糕。 
        那時候爸爸外出謀生,留媽媽照顧我和弟弟。媽媽是個勤儉持家的女人,她利用家對面就是學校的地理優勢,在自家開起了小賣部。由于靠近學校,小賣部最先有的自然是各種文具,后來隨著小顧客的增多,小賣部也逐漸擴展起來,賣一些小商品。夏天來臨的時候,冷飲成為了小學生眼中的“網紅”。每天下午,在小賣部花一毛錢買一支冰棍,就成為一群小朋友羨慕的對象。冒著冷氣的冰棍從冰柜取出,迫不及待地拆開紙包裝,便開始哧溜哧溜吃起來。那圓柱體的小冰棍在37度的口腔里慢慢融化,整個牙床都散發出清涼的氣息,再通過感覺器官將這份清涼蔓延至全身,一口冰棍就像靈丹妙藥,將整個夏天的酷暑消之殆盡。小小的一條冰棍,便可以讓那時候的我開心一下午,而五毛錢一根的“黑皮”雪糕對于六七歲的我們算是奢侈品了,我只有周末幫媽媽看小賣部和弟弟,才可以得到一支雪糕的獎勵。
        記得因為偷吃雪糕還鬧過一笑話。在一個烈日炎炎的下午,我和弟弟在幫媽媽看店。弟弟終于按捺不住,趁媽媽不注意,踩著小板凳,躡手躡腳地走到冰柜前,幾乎用盡他全身力氣打開冰柜的門,拿出一個“黑皮”雪糕來吃。拆開包裝皮,它冰涼而又黝黑的“身體”在盛夏的空氣里中,馬上就變得“煙霧繚繞”。那時才四五歲的弟弟怎么忍得住這“黑白誘惑”,一拿到雪糕雪糕,便迫不及待地咬下去,結果整個雪糕都粘在了他嘴上,他轉著黑溜溜的眼珠子,慌忙用手示意讓我幫他。做為“幫兇”之一的我,見此狀況,立馬將雪糕從他嘴上用力扯,我一用力,弟弟便哇哇第哭了起來。弟弟的哭聲引來了正在干家務的媽媽,我心想:完了,這下要挨打了。后來有沒有有挨打我已經忘記了,只記得媽媽拿著水在弟弟的嘴唇上澆了好久,雪糕才得以和弟弟的嘴唇分開。
        童年的時光沒有哈根達斯,沒有冰淇淋圣代,更沒有五顏六色的奶茶,只有單色的冰棍和黑白兩色的雪糕……突然,地鐵站傳來的提示音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,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告訴我已然達到目的地。走出地鐵站,夜晚的霓虹燈下車輛川流不息,各式各樣的的冷飲店爭奇斗艷……身處鬧市的我跟走在街上的蕓蕓眾生別無一二,但在這個微妙的時刻,我開始想念那一個個擁有“黑皮”雪糕的夏天。

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誠聘英才|網站地圖|在線調查
辽宁体彩网-欢迎您